互联网“买菜” 在上海的“无力感”

本文来源:其他媒体

图片[1]-互联网“买菜” 在上海的“无力感”-麓鸣在线-让信息更有价值

过去半个多月里,上海抗疫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买菜”一直是讨论最多的话题,“民以食为天”在大灾大难前更为凸显。也因为“买菜”这件事,在上海突然让各大互联网平台变得空前“团结”,

上海邮政联手东方购物、来伊份、永辉超市、家乐福、华润万家、美团、饿了么、叮咚买菜等商超、平台,为市民提供蔬菜保供套餐……

然而,在与上海共渡难关的当下,互联网“买菜”平台们在干线的“最后十公里”(开在高速上)与配送的“最后一百米”(堵在小区门口),分别面临棘手的问题。

01豪情万丈“入场”

“抢菜热”在今年疫情反复中升温,让生鲜电商市场再次迎来市场的爆发。但能否接住这股强劲的需求,又是另一回事。

上海常住人口2500万,在此次疫情严控中,带来了生活物质保障的强大挑战,居民隔离在家,线下传统零售渠道停业。未解封的社区居民把希望寄托在了“互联网买菜”上。盒马、叮咚买菜、美团买菜、每日优鲜、京东等平台怎能置身事外?

据叮咚买菜采购副总监曹波透露,随着3月初全国各地零星出现感染病例,平台订单就出现了同比个位数的增长。后来上海部分小区进入封控状态,居民需求随之释放,平台订单量进一步增长。近期,上海全部280个叮咚买菜前置仓,大部分仓订单量和笔单价格增长同比均超50%。

每日优鲜从北京、南京、杭州三地调度物资,每天至少2万份抗疫套餐驰援上海。南京、杭州两地目前每天可向上海支援蔬菜、水果、肉蛋等套餐1万份左右,价值约100万元。这些从沪外运来的抗疫套餐会先在每日优鲜上海大仓附近中转卸货,再在每天凌晨送至公司位于上海地区的各前置仓门店。

储备好的物资需要进行合理分配,以便高效运转。所以,不少生鲜电商平台开始调整SKU组合。以盒马为例,自4月1日起,其就在上海地区开始分批提供团购服务,采取“套餐购买、次日送达”模式。最近,盒马还暂停线上用户零散下单,全部转为团购套餐,以便更高效地服务周边3公里居民。

自疫情发生以来,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快团团”等业务团队,针对居民疫情期间买菜、“补货”等需求。4月7日,拼多多上线“48小时保供套餐”,通过集采集配方式,以有限运力覆盖尽可能多消费者的基本物资需求。针对上海市民居家隔离、需求物资较集中的情况,保供套餐均为集单型大规格商品包,每单包含6人份到60人份套餐物资不等。

美团旗下美团买菜、美团优选、美团快驴等业务启动快速响应机制,加大当地履约投入,在物资储备上,对新鲜果蔬、口罩、食用油、大米等品类进行重点调配,美团买菜相关站点的商品库存加倍,并增加了配送车辆与配送频次。美团外卖成立“社区团餐”专项小组,迅速完成了新服务模式的试点运营,并于4月3日上线“美团社区团餐”服务。

在配送环节中,美团紧急从北京运来了新一代自动配送车,为美团买菜中的订单进行及时配送。

上海顺丰上千名员工也就地转为志愿者,投入到民生物资保供运输以及社区最后一公里配送中。上海蔬菜集团每天向全市提供不少于4000吨的蔬菜,每天由顺丰速运点对点直送至12个区。4月8日,上海快递小哥等保供人员新增上岗人数1096人,市外调配进沪2000人。与此同时,京东、美团等多家互联网平台已向上海增派上千保供人员,还有更多运力驰援在路上。

图片[2]-互联网“买菜” 在上海的“无力感”-麓鸣在线-让信息更有价值

4月8日,京东到家上线“保供生鲜套餐”。市民线上下单、社区成团后,生鲜套餐物资将于下单第二天由达达快送集中配送到小区指定收货地点。该生鲜套餐售价120元(含配送费),包含五份蔬菜、一份水果和一份肉类,另赠一份佐料配菜。

可以看出,这些大厂没有赚国难财,皆在积极担当,勇敢抗疫。但在实际情况中,也会有“无力”的时刻。

02“无力感”油然而生

尽管各大生鲜电商平台已做足了准备。但在疫情期间,仍会在下单支付的过程中,存在商品售罄、系统崩溃、运力约满等问题。

之前深圳疫情时,风控区内超市和餐馆必须开着,但居民不得下楼,由外卖小哥派送,社区人员送上楼。风控区外的基本生活保障类门店都不封控。在此期间,外卖小哥可进行核酸检测,有指定酒店居住,还有补贴可拿,所以比之前人还要多。

而发送给居民的物资也不仅仅是食品,社区还会组织答题得奖项目,送油、水果等产品。居民也会众筹奖励小区保安等工作人员,举全市之力共同做好大家的预期管理。

回看此次上海疫情,部分站点还会有反复恢复又关闭的情况,可能是因为在核酸检测中出现了异常人员,也有可能是人手不足导致的站点关闭。

这就导致用户虽日日“抢菜”,也较难买到、买全心仪商品。

叮咚买菜方面解释道,由于疫情中异常情况频发(人员/小区管控、大仓切换、道路/高速封堵等),供应的瓶颈可能发生在运输、生产、分拣、配送、到货等任何一个环节。同时,上海用户需求正在爆发式增长,所以下单体验和平时会不同。这种情况下,产品原则是先保证下单公平性,由正常情况下的下单模式,切换为随机按照合理比例通过订单。

“我们正在努力通过优化产品技术提升用户在抢购场景的体验,比如优化和提升系统吞吐能力,并且针对核心服务扩容,峰值订单处理能力目前已经提升到平时峰值的100倍以上,同时不断优化用户交互体验,减少交易节点阻塞,让下单体验更加顺滑。”叮咚买菜相关技术人员称。

除了平台方的技术问题,更难克服的问题在配送上。毕竟由于货车不可超载、运力资源有限、小区防护严格等因素,这最后一公里的路,比往常远了很多。不少上海居民在社交平台抱怨道:“早晨好不容易抢到菜,下午生鲜电商平台就电话说无法配送需要退单。”

图片[3]-互联网“买菜” 在上海的“无力感”-麓鸣在线-让信息更有价值

更值得注意的是,近日,一段“骑手要求加价才送大米”的视频在社交平台传播。视频中,一位美团骑手对着手机说,“你(送的)是大米,不加价的话我就不给你送了”;旁边有另一名骑手说:“不要给他送”。很多网友认为,非常时期,大米等保供物品能否及时配送很重要,骑手怎能借机涨价?

美团随即调查了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餐食和袋装大米的重量差异很大,骑手配送费计费方式也不同。骑手虽没私下收取费用,但站点也批评教育了骑手,并让相关商户下线整改。美团也强调,倘若再有骑手脱离平台管理,私下向商户或消费者收取额外的运费、小费等,均属于“红线违规”行为,一经核实,该骑手账号将被永久封禁。

当然,此类现象并不仅存在于美团。可以看出,上海运力已捉襟见肘。一系列的自发式团长、楼长,成了上海疫情期间最关键的人群。

博主“拉宏桑”,就是楼长之一,负责在居委会与居民之间传递消息。由于快递员不能上楼,食品、药物都需要楼长挨家挨户地送上去,或通知大家下楼拿。甚至,还要帮大家进行抗原检测试。

据虎嗅报道,还有一位在上海当了十余天的95后骑手表示,他平时最大的乐趣是玩游戏,他享受游戏中的英雄感,而在日常送货时,他并未体会到这样的感觉,但是在疫情期间他发现自己有了一些“钱之外的动力”,当他驾驶着电瓶车“飞驰”在空荡荡的上海马路上、配送箱放着很多人急求的物资时,他仿佛穿越到了游戏世界成为“英雄”,“会感觉自己在这一刻,有被需要的感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