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培训监管不能“掉线” 

刚交几万元学费,课没上几次,机构跑路了,学费打了水漂……日前,针对一位上海家长投诉,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在线教育培训变“坑人”陷阱,不仅存在预交学费被挪用、分期付款退款难等乱象,更有办学缺资质、热衷“超前教”等问题。涉事培训机构上海理优教育的培训费用动辄上万元,但工商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为教育科技、电子商务等,压根没有教育培训相关资质。

在线培训无资质办学问题由来已久,甚至是行业的公开秘密。媒体曾经曝光,不少机构宣称的“多年教学经验的教师”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所谓高薪聘请的外教只是欧美国家的一些全职家庭主妇。某著名教育科技集团负责人也曾表示,自己集团旗下的教师近50%没有教师资格证,而大部分机构90%的教师都没有证。试想,这样的机构如何能提供有品质的教育服务,更何况还要鼓动家长们对孩子进行超前、拔高教育?岂不是拿孩子的教育与未来当儿戏?

在线培训无资质办学问题成因多且复杂,主要在于相关企业申请办学资质尚无专门法规可依。今年11月,教育部等三部门印发通知,要求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教育机构。线下线上一视同仁,确实有助于把住在线培训的入口关。但也应看到,在线培训作为教育培训行业的一种新形式、新业态,很多方面与传统业态有较大区别,有些还可能有本质区别,如没有具体的授课场地、教师与学生身处异地等,因而对线下培训行之有效的行业规则未必都能直接用于规范在线培训。实际上,国家严厉整治之下,一些校外培训机构之所以转战网络进行超前授课,除了降低经营成本,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在线培训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漏网之鱼”。

如果说缺乏行业规范给了在线培训无资质办学隐身之所,那么监管的“各管一段”又给了其可乘之隙。教育培训机构既是学校又是企业,这种双重身份使得监管往往涉及多个部门,如工商部门(市场监管)负责注册备案,教育行政部门监督教学活动。本来,不同部门各管一段、各司其职,是为了最大限度防止问题出现,同时避免某一环节出现问题时找不到“头”。可现实未必如此理想,看起来谁都能管,一旦出了问题,往往谁也管不着。事实上,不少家长投诉培训机构无资质办学,就遭遇在不同部门之间来回奔波的尴尬:这个说它超范围经营该由工商部门(市场监管)查处,那个说它违规进行教学活动应由教育部门惩处。讲起来都有道理,最终不了了之。

调查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以年均20%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19年规模或将超过2600亿元。在线培训行业的健康发展,不仅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更关系到中小学生“减负”落实到位。市场火爆与乱象频出的强烈反差,是对行业的警示,也是对监管的提醒。遵循教育规律,制定行业规范,聚焦主体责任,强化监督管理,刻不容缓。

本文来源:其他媒体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